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教育新闻 >

外卖佣金到底有多高?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1-11-23 点击数:

  这两年关于外卖行业佣金的话题算是一个月经谈,几乎到处都是商户对外卖平台的血泪控诉,各种账算下来,一个个都是马上要被外卖平台逼死的样子,于是关于平台抬价的批判和降佣的呼声就没有停过。

  我虽然隔三差五跳出来嘲讽外卖平台,声援快递员,但我对外卖商家没有啥好感,别管平台还是商家,本质都是收钱的人,消费者作为出钱的人,对收钱人产生共情是很傻的一件事情。

  我出钱,你提供服务,你觉得不行要么改价格改到你满意,要么别做了,其他东西都是废话。

  而且外卖产品的内容和堂食是有差距的,但是价格并没有差多少(外卖有满减,但是商家也会改价改起送金额),商家在这里面是有自主操作空间的,这东西是现实存在的吧?

  现在这个事情就特别有趣,平台哭穷,用户嫌贵,商家埋怨佣金太高,外卖小哥抱怨没赚到钱,这就是外卖行业的整体状况,那么问题来了,钱呢?钱都哪去了?

  我开过店,开垮过店,现在还投资了几家饭店,有做堂客为主的,也有专注做外卖的,这个问题我还真有点经验。

  但是房租不一样,别管你今天是不是还在装修,别管你今天开不开店,别管你今天有没有生意,别管你生意怎么样,房租都是照收的。

  因为很多房租是押一付三,第一个周期3个月结束后发现过不下去了,抓紧跑路。

  不, 抛开商家自身经营不提,单从成本来看,罪魁祸首(注意,这里说的是罪魁祸首)并不是外卖平台,而是高昂的房租为代表的刚性支出。

  如果外卖平台杀死店家这个逻辑成立,那是不是我们这些用了红包的消费者和送餐的骑手都是帮凶?

  除了房租成本外,店铺还有人力成本,原材料成本(食材损耗也算进去),运营成本(水电以及工商消防等),流量成本(外卖抽佣和买流量的费用都算在这里面,堂食无外卖抽佣)。

  如果商家本身毛利不高,且所有毛利都被外卖抽走了,且外卖平台疯狂发财,那么当然可以说是外卖吸血。

  我们先说饭店的毛利,一家饭店,如果没有60%的毛利(单指食材和售价的差异,这里说的是毛利),基本上就不用开店了,业务模式就有问题,这个属于行业常识了,大家应该没有什么疑惑,实际上很多饭店都可以做到毛利70以上,如果是那种专门针对外卖的门店,80的毛利也不是没有,我投的外卖店,都是70以上的毛利,半成类速食(例如炸鸡or日料小菜)就是这种模式。

  不管是美国的GrubHub、Uber Eats还是英国的Deliveroo,佣金率都要超过30%,GrubHub的佣金中超过20%是配送费,12.5%是佣金,还要额外收四档的推广费,总体佣金超过40%。

  当然国外人工贵,而国内由于大的外卖平台就那两家,大家数字都差不多,看不出差异,比较外卖平台之间没啥说服力了,就直接按照信息中介的业务模式来横向比较不同行业。

  先说手机,苹果税30%,大家知道的吧,所有经过苹果充值的东西(不止是游戏),都有30%的苹果税,就连秀场主播求打赏都求大家不要用IOS充。

  再看手游渠道抽成,丁老师就公开diss过国内的安卓渠道抽成,声称国内安卓渠道高达50%的佣金抽成非常不健康,完全不给软件开发者活路,但哪怕对比起来好一点的海外平台,苹果商店抽成也高达30%。

  作为分发平台,这些渠道本身是不负责服务器运营成本的,苹果和安卓可不负责你三方应用的服务器,这些抽成全部都是宣传和引流的费用。

  正常的商业模式是宣传效果决定转化率,应该是渠道越好就能换来更多的流水,手游渠道的分成方法却反过来了,是游戏越好就不得不给渠道更多的钱。

  第二个行业,商业中介平台,含线下超市,电商,直播电商,严格来说,外卖平台也可以归类其中。

  大型商超,产品会收一笔入场费,还有各种乱七八糟的费用,大型连锁超市的收费类目可以到三十项以上,堆头费,活动场地费等等等数不胜数,有的超市还走代卖模式,你的GMV也要被抽佣,快消品的毛利也是60%以上,但大头都给了渠道。

  直播电商,坑位费从数千到数十万不等,佣金比例在15%到60%之间,很多智商税产品的佣金都是50%起,例如各种保健品。

  平台电商,佣金5%到10%,额外附加保证金和年费,还有各种附加服务的费用,以及付费推广的费用,只要你有钱,你有一万种方法被收钱。

  电商平台的核心收入是广告而非卖货,这个属于业内人尽皆知的常识,其实多看几份财报也能看得很清楚。

  然后是成本,商业平台是有成本投入的,线上平台往往是流量费用(他们也要买流量)和技术人员工资,线下要加一个租金,你看,租金又出来了。

  但是比起收入,他们的成本其实还是低,我就不说具体公司了,毛利财报都有,平均在40%到60%之间。

  网约车平台一般抽佣在15%到25%之间,平台成本主要是技术成本和经营成本,由于国内上市的网约车公司太少,毛利很难有一个直观的数字,但成本是相对清晰的。

  要么成本极低,要么有流量与利润正相关,要么有规模效应摊薄成本,其抽佣都是不低于外卖的,有些智商税产品更是远高于外卖。

  外卖平台收到的佣金里,多了一个【配送端】的成本, 每一单,都要给配送员钱,由配送员送上门。

  1单就是一笔,10单就是10笔,100单就是100笔,这笔钱,是硬成本,没法被规模摊平,不是说你一个外卖员第二单半价的。

  这笔钱是依照不同的时间段(热门or冷门,与运力有关),单笔在4到10元之间。

  这就导致它赚钱的部分和花钱的部分是一体的,规模效应不能达到摊薄的成本的质变界限,而是会无限趋向正相关。

  外卖抽佣20%对吧,一单在热门时段打完折后25元的订单,外卖平台抽5元,但是要支付给外卖员的配送费可能就大于5元(热门拥挤时段),在低客单价,高时效性的单子类,外卖平台就是赔钱的。

  不信的话,你自己点个肯德基或者必胜客之类的外卖,你看看人家真正自营的单笔配送费是多少。

  某了么的佣金和成本关系我找不到公开数据,某团的是公开的,财报上表示2020Q2外卖佣金收入127亿,骑手成本100亿。

  80%的佣金用于给骑手发工资,并且单量和成本正相关,这个业务的成本和边际效应就魔幻。

  外卖和快递还不一样,快递费用那是用车和集装箱实现规模化,同时用快递点和小区弱化时效性,提升规模化,所以能把成本压下来。

  另外同样是产生100元的GMV,外卖都是抽20元,但是这100元的GMV是一单100元还是5单20元,直接决定了赚钱还是赔死。

  很多人看外卖平台的时候会默认将外卖平台当成一个纯粹中介平台来看待,你抽佣还哭穷是不是过分了?

  是高时效性,无规模效应(你得按单给配送员钱,而不是我给你10单1单便宜一半的快递模式)的短途物流。

  他们必须保证一支足够庞大的物流团队,来为他们执行配送业务,不管再怎么把外卖小哥关在系统里,单次出动也不可能运送十单以上,在客流高峰期就需要数量相当庞大的外卖骑手,成交的单量越多,需要的骑手也越多,事业做越大,成本就越高。

  5到8元,这个数据大家都差不多,必胜客肯德基星巴克更贵,当年瑞幸用顺丰的时候也贵。

  别管你喜不喜欢,你都得承认外卖平台解决了巨量配送员的就业问题,并且他们的收入并不算低,现在看,钱去了哪里?

  现实中,一般商家和外卖平台的合作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商家上线平台,但自己来配送,这种的佣金费率会打折,在10%以下,另一种则是将配送环节交给平台,这样的佣金费率才是20%左右。

  在互联网时代,这个成本大多体现在维护费用上,比如流媒体平台在冒头的前几年里一直都在亏本运营,完全靠输血才撑到了现在,就是因为能支持高清直播的流媒体带宽远比一般人想象的要贵得多。

  在外卖上,同样具有服务器成本,餐饮业是有的客流潮汐,并且在短时间发生,这决定外卖平台必须付出不菲的价格维持一个能承载高峰时段流量的服务器。

  这也是一份成本,但这个成本是可以靠规模摊薄的,所以就不展开了,这个不算大头。

  我说的难听点,以当前的经济发展阶段,还没有到我们人人可以享受十几块吃饱并且有专人送上门的阶段。

  原本餐饮业的核心就是门店堂食模式,一家店最重要的几个点是地段、装修、宣传,一切成本都要为堂食服务,怎样扩大客流量和翻台率是核心问题,在这个基础上就出现了海底捞这样卖服务的店,或者卖氛围的音乐烤肉。

  而外卖出现,直接导致出现了一批可以降低地段、装修、宣传投入,以更快的出餐率和更精致的成本控制来生存的纯外卖商家,其中典型的就是异军突起的韩式炸鸡店。

  为什么外卖会让餐饮业分裂,这就涉及到上面讲过的一个概念,叫做“刚性成本”。

  做生意的时候其实大部分时间付出的都是刚性成本,类似房租、水电、人工,这些都是典型的刚性成本,不管你做得怎么样,不管你遇到了什么难题,反正他们到时间了就来收你的租,这笔钱会以固定的频率消耗掉。

  餐饮业是一个刚性成本很高的行业,因为地段、装修、服务都是硬性支出,地段比别人好一点就可能是翻倍的营业额差距,到现在你去问一家饭店最大的支出是什么,大概率得到的答案依然是房租。

  而互联网平台提供了另一种选择,那就是尽可能的压缩刚性成本,将业务中心投入到网络平台,用网络的流量模式来对冲掉地段的劣势。

  这当然不是免费的,事实上,如果外卖平台不是太早熟了催过了头,他们也可能会选择坑位费,但现在的外卖平台提供的是一个弹性成本的商业模型,这就又变成了一个优势。

  所以如果你仔细观察,你会发现,商家都骂外卖平台,但骂的最狠的永远是堂食为主的店,因为外卖带来了大量的后厨压力,打乱了出餐顺序,外卖小哥影响了就餐环境,几乎完全吃下了外卖模式的负面部分。

  而很多专门适应了外卖模式,走半成品小门店的店,因为省去了大量房租成本和装修成本,不考虑堂食,是在默默发财的。

  起码我投的几个外卖店,流水和毛利都算健康,赚不到大钱,但发点小财不难,毕竟餐饮供应链可以把成本压得很低。

  在外卖这个【短途即时配送】的新平台上,一定是更加符合外卖逻辑的店跑的更好。

  这是典型的行业变局引发的混乱,当年智能机刚刚出现的时候,传统手机制造商也陷入过这种茫然不知所措的状态。

  这种混乱会随着更多人反应过来而渐渐消失,比如现在一些大型商家已经开始转型,将外卖部分拿出来,建立单独的外卖档口,专门用来应对外卖业务。

  互联网行业诞生至今不过三十年,在这三十年里,互联网又一次一次的迭代,不断的刷新我们的生活。

  这种迭代速度在一方面提高了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效率,但在另一方面,让整个社会配套的设施和意识完全跟不上高速变化的新模式。

  外卖大战让大家认为1、2块配送费甚至免配送费是理所应当的,但实际上这种成本根本支撑不住整个体系的运作,你是外卖员,让你拿这点钱送,你送吗?

  一个更先进的模式和沉重的现实拉出了代际差,在这个空白中的所有人都只能被迫营业。

  看完01条就没往下看了,首先这个前提我觉得设定的这个逻辑就有问题,太片面和狭隘了。从大的方向看,我们必须肯定人口总数不变,需求量是不会增加太多的,不会因为外卖的出现,1个人一天就吃4顿或者以上了。房租在没外卖的从前,只靠堂食是包的住房租的(只要不是经营太差),但自从有外卖这个圈子后,直接造成堂食份额的急剧下滑。而下滑原因我认为最直接的就是被一些无店无堂食店面的个体商户抢了绝大的份额,这些商户位置小无店面租金压力低,外卖价格更低。从拼多多的崛起可以看到,中国老百姓对廉价稍次质量的接受度是超高的,因为从前的那种堂食大店根本无力竞争,外卖非旦不是增量,反而是负担。最后形成现在的外卖局面就是有品牌性的店和小商户小店垄断外卖市场,中层商家真的是举步维艰。轻喷,小白一枚。

  感觉就像洗地一样,现在会有平台说自己盈利吗?反正每年账目上的钱一定是亏损的。大数据杀熟、会员的制定、骑手的待遇及惩罚、订单配送、包装费..哪一部分平台没有获得收益?房租固然是刚性支出,但是平台上的管控不力、佣金的抽取、同类型商家的恶性竞争.首位收到伤害的一定是用户。

  1.固定成本都还好,房租水电不超过成本的8%,以一二线单的水平,和三四线单的水平,房租平均到每单里大概占用的成本大概在2-3元的区间。像我们做的几家店,房租1500/月,每月3000单,均到每单里成本才0.5,更别说我们另外几家房租2500/月,月售9999+单的店了。

  2.平台是原罪,积压商家导致竞争环境太恶劣,最后消费者买单,上面老哥说的劣币驱逐良币太对了。就这么说,我们做份烤肉饭得8元,外面做份烤肉饭卖价才11.99元,为啥卖的低,魔都有人做烤肉饭用狐狸肉,用的食材垃圾程度已经是你难以想象了,市场也无法监管到点,消费者也没有辨别质量的能力。

  为什么会有这种竞争环境,全是平台逼的,平台今天要做活动,明天又调流量池,平台是操控流量的大手,他可以将流量主动调拨到某些商家手里,那他是该调配给配合的人呢,还是给不配合自己的人呢?

  3.提点就20%?作者不了解外卖行业!作者认为提点就是20%,殊不知有保底提点,一二线城市的小商家保底提点能达到5.5元,消费者如果点餐花了0元,某了么倒还好,商家不用掏钱给平台,M团的线元。不说高提点高保底了,大多数情况下提点会在4元左右,20年以来提点普遍在4.5元左右。但是光提点就够了吗?

  接2.里面的活动讲,有项活动叫减配送。现在消费者对增值费用的反感达到了近几年的极点,吃20元免配送的餐,也绝对不吃15元+5元配送的餐。这就导致减配送甚至免配送的活动大肆盛行,最后结合平台调控流量的规则,你不做活动还不行。

  拿我们店的商圈来讲,我国中部经济中心的综合提点,点一份20元的餐,商家到手多少?20-4.5(提点)-3.5(免配送)=12元(实际到手)提点高达40%。显性的是提点20%,隐性的是提点20%-40%你自己选,规则平台都设置好了,提点低活该你没订单。

  ps:我们有三四线,再减去上述的提点,综合下来商家到手8元-11元,这综合提点就接近50%了

  4.接着配送讲,美团配送订单真的会赔钱吗?基本不会!配送的成本是由商家和顾客双向收费的,假设点了20元的餐,商家承担4元提点保底,顾客支付3元配送费,综合双方向美团支付了7元,骑手成本5元,毛利2元。自从美团改了配送2.0后,保底和配送费价格飙升,我个人根据成本的判断,美团在这条业务线线万单,若所有订单都是保底提点,每单支付骑手5元,自己毛利2元,每日的毛利润就在4-6万元,月利润在180万元左右。而建立一个美团城市管理团队的成本每月也不会超过60万。剩余120万再由美团上游进行分配,最终肯定是有利润的。

  5.最后因为我身在这个行业中,也只能接受我所说的上述所有不满,并予以解决。

  其实还有个最低抽佣的,比如最低3.5还是4.5,有些极低客单价的,这些抽佣比率达到40%。确实是当年的千团大战让大家养成了低价配送的习惯。

  1、首先是抽佣问题,明面上是抽20个点位左右,但实际上是在35个点位左右。为什么是35个点,因为作者少算了配送费活动的支出,一般近距离的免配送费活动在3元左右。有人会说,这3元不是顾客支付的吗?其实不然,对于低客单价的,顾客关心的往往是实付价,所以这3元往往是承受在商户本身身上的,0元配送费即是如此。这么算的线、平台盈利问题。饿了么真的在亏损吗?美团真的盈利这么少么?答案肯定是真的。那真的是因为都给骑手了吗?那肯定是不对的。大头确实是在骑手身上,但还有很大一部分是花在市场竞争上,就像美团去年开始推得天天神券活动。一个红包金额在6-10元左右,商户出3元,其他都是平台补贴的。那么活动力度这么大,消费者买单吗?肯定买单喽。那商户买单吗?这可就不一定了。所以现在商户的困境就是,不参加活动,一点单量都没,参加了活动,利润一点都没了。

  2.外卖商家来说,已经逐渐呈现劣币驱逐良币倾向存在,人工料包、自热食材,加热一下放点主食就好了成本极低,房租固定情况下,那是经营成本,和消费者无关,房租是一个社会问题;

  3.骑手来说,赚到的钱和之前是不是有很大差异,是不是真的配送过程中付出劳动及累、马路上安全风险等,再横向对比工地30天每天搬砖收入,就知道合不合适了;

  但是消费者养成了购物习惯,堂食变少,线下获客成本就变大了,线上又有“弹性支出”,只能提高商品价格用以抵消

  听到很多言论说在中国程序员是吃青春饭的,那么产品经理呢,也吃青春饭吗?

  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是以产品经理、运营为核心的学习、交流、分享平台,集媒体、培训、社群为一体,全方位服务产品人和运营人,成立9年举办在线+期,线+场,产品经理大会、运营大会20+场,覆盖北上广深杭成都等15个城市,在行业有较高的影响力和知名度。平台聚集了众多BAT美团京东滴滴360小米网易等知名互联网公司产品总监和运营总监,他们在这里与你一起成长。